我是大夫,不是姑娘

給「你」的一封信

親愛的左甲狀腺nodule君,

初次見面已是兩年前的事情吧. 第一次和你坦承相見,是在中環某商廈裡, 由某位radi醫生穿針引線下, 我透過超聲見到你的真面目了. 老實說, 在那一片黑和白之中, 還真難把你找出來. 那次還為你拍下了照片, 我一直都好好的保存在家裡.  那次之後, 我有點自把自為的帶著你的照片到S3, 把你的事情告訴一位很好人的Prof. 他馬上替我做了fnac, 有把你嚇到嗎? 我倒是還好, 不太覺得痛, 倒是一脖子的gel有點噁心. 後來報告出來了, 說你有99.9%可能性是好的. 可是這樣說就是有那麼一丁點的危險吧.

其實回想起來, 你來這裡已經很久吧. 好像是中五那年, 學童保健(還真是年代遠久的事情了)的醫生抓了我去抽血, 說我是甲狀腺甚麼甚麼的. 那次只是覺得要抽血恐怖, 後來醫生說沒事兒我便把事情忘了. 大二的時候學檢查甲狀線, 也被其他同學說我脖子有點漲, 可我也沒怎理會. 終於到大三那年的ssm, 我非常尊敬的周醫生似乎也看到你了, 叮囑我要好好的把你調查一下, 便造就了之後我和你的相見.

自從兩年前第一次見面之後, 每半年我們都相約在S3, 還有一次在養和見面了. 這兩年來, 你還是老樣子, 沒怎樣長個子嘛. 既然你這樣乖巧, 我想我也不用再擔心你了.

所以今天我下了一個決定, 就是我們以後都不要再見了, 何醫生也贊成我這個提議. 你就靜靜的過活吧,畢竟我也有我的生活與工作. 如果你想的話, 我也不介意你不辭而別的. 就這樣吧, 這就是我閃著淚光的決定.BYEBYE.

你的roommate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