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夫,不是姑娘

禮儀師的奏鳴曲

3318018345_380092be27

戲名原文是おくりびと, 意思就是台版片文<送行者>. 香港片名定為<禮儀師的奏鳴曲>, 相信是要表達久石讓的配樂在此片中所佔的重量.

故事講述久本雅弘飾演的大提琴手, 由於交響樂團解散, 無奈回到老家山形. 誤會之下 (其實以我的理解,老闆登報的那個小小文字上的錯失是有心騙人入局的) 被山崎努飾演的NK代理的社長聘用後, 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替往生者納棺.

男主角對這個行業的掙扎其實是很少的, 只限於當他還未看過納棺過程之前, 以及第一次和社長接工作那種生理上接受不來. 及後當他在社長旁邊看著他為遺體清潔, 穿衣, 化妝等等一個又一個的步驟及儀式, 相信他很快便已認識到這份工作的意義. 他太太以及他的友人反對他做這份工, 認為很羞恥很不潔, 他自己卻非常堅定不移, 也沒有打算要向他們解釋甚麼, 就只是默默的繼續.

飾演老闆的山崎努果然是大物俳優, 讓人覺得他吃一個雞腿, 抽一口煙, 甚至臉上的每一道皺紋都是演技, 很有味道. 尤其是他為遺體納棺的場面裡, 他捧著死者雙手的時候, 非常令人感受到對往生者的尊敬以及祝願.

至於久本雅弦, 除了臉蛋不錯看之外, 我想他應該為這部片下了不少苦功吧,拉大提琴以及所有儀式等等, 不知道訓練了多久. 而且我覺得這人眼神很好, 堅定而清澈.

廣末涼子的話, 還真的頗花瓶. 不知道是導演沒給她甚麼發揮的對白, 還是她自己只有一號笑容二號慘臉而已.

我們看的那一場, 臨近片尾的時候, 左方傳來一個男子的嚎哭聲. 我想大概是片中的場面觸碰到心底角落某些痛處吧. 我也有默默地小哭了一下,未能破到<東京鐵塔:我的父親母親>的記錄.

相信這電影要給觀眾的課題是- 該如何面對死亡? 我只覺得無論身邊的人是哭是笑, 死者都只是很平靜的存在於另一個空間裡. 也許正如片中所說, 我們可以做的, 只是說聲「一路好走,有緣再見」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