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夫,不是姑娘

第一次…

第3CALL, 終於有trauma call了.

話說白白豬的我不信邪的沒有奉行「有得食就食」這個on-call鐵則, 終於淪落到3點才可以吃下午茶當lunch. 公司三文治吃了3/4, 收到sms : AED TRAUMA CALL. 趕快吞下最後一塊三文治, 與另一位同樣不幸地吃到一半的外科醫生一同快步跑到A&E R房. (Resuscitation room)

在場的除了AED 醫生,還有ICU, Anaes, ortho, surg 1st+2nd call. 骨科和外科1st call都是我同班同學, 加上在外面路過的另一個AED醫生又是同學 (還是我中學同學), 再加一個以前houseman時的MO, 有種錯覺覺得自己在RE-U.

終於一個trauma call 花了我多於一小時, 其中絕大部份時間都花在等照X光, CT, 上ICU 等等. 終於settle好之後才是我的出場時間: 縫scalp wound! 在ICU bedside 「紮馬」足足搞了差不多20分鐘. 累得要死. 第一次縫wound, 好緊張沒有做好「縫補補」. 終於我發現原來trauma call都唔係真係有咩咁刺激. (well 其實係個pt 好運我地都好彩, 第d case未必)

今天的第一次, 是第一次scrub in assist neuro的OT! neuro OT 同gen surg OT真的大不同, 特別是pre-op 準備和instruments. 雖然又係支力到死, 但是第一次睇上head ring, 開頭骨問dura, 好amaz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