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夫,不是姑娘

BYEBYE 急症室

不經不覺在急症室半年的rotation便到尾聲, 昨晚風平浪靜的完成了最後一個night shift.

這半年的工作與生活算是「有辣有唔辣」,但必須要講的是我由衷地敬佩急症室的同事們. 親身經歷過才知道急症室的工作環境壓力很大.

而很老實說這半年工作也令我看到很多很病態的現像, 很多很橫蠻的病人和家屬, 有時候工作真的覺得很氣憤很不愉快.

就例如昨天晚上有個年輕女子, 每隔兩三天便來大鬧急症室一次, 昨天晚上先鬧分流站姑娘「死八婆」,又做口型問候護士長媽媽, 到我睇症的時候當面係咁「廢柴廢柴」,講到自己好痛但最後不要打針不要攞藥不要入院, 只要病假. 明玩野啦.

算吧這類人還好, 至少 明顯是personality disorder, 你真的和她吵, 你認真便輸了, 何苦跟一個精神異常的人計較?

不過這說明的我們做醫務人員有時真的被「撳住恰」, 病人聲大夾惡講粗口指手劃腳, 我又可以做甚麼? 最多是他真的很大動作我可以call security, 但我們可以投訴他嗎? 可以「擲名」嗎? 相反現在的病人 (特別是某些特別人仕啦), 動輒便說「我要投訴你」「你叫甚麼名」, 到最後有幾多個真的去投訴? 他們只不過認為這樣做可以唬嚇一下我們, 我們便會特別招待他, 更快睇他, 以及答應他的要求

多麼橫蠻以及迂腐的心理.

有一種人心理更變態. 有些人覺得公家醫院醫生無用, 經常出錯, 甫坐下已經assume 公家醫生cheap藥cheap. 咁你咪唔好黎囉. 無人逼你喎. 其實要怪可能要怪傳媒, 現今的傳媒最喜歡用煽情手法報導醫療事故, 從來不以科學化角度討論以及永遠只有病人一方的資訊. 洗晒腦. 最後硬食又係我地.

還有很可悲的是做了半年發現香港市民的醫學常識真的是很很很很差.

濫用救護車, 濫用急症室的情況極為常見.

有時間的話我會多寫一下在急症室的事, 當笑下又好, 當讓外人看看這個病態的社會也好.

7月重回外科, 我要加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